云南长安网-昭通大关频道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天地

迷途

时间:2019/7/18 15:58:42|点击数:

    雨,还是没有停,甚至更放肆的打在玻璃窗上,选择这个时候出行,因为必须得通知小郑的父亲要带他去到省城做鉴定,从昨天鉴定中心打来电话,就一直联系不到老郑了。

    老郑一家都是农民,而当事人小郑又在一年前患有间歇性精神病,这可苦了老郑和他的老伴,一发病的时候轻则摔家里的东西,重则会动手打他们老两个,家里还有一个小孩子,是小郑的女儿可可,自小郑的妻子跑了后,小郑都在县城的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支撑这个家的就是老郑了,老郑眼睛不好,听力不好,使用手机也只会接听电话,我们得提前的告知他们鉴定的地点和怎么去鉴定。

    我是第二次去老郑家,家里最值钱的也许就是孙女可可的玩偶熊了,它躺在木板凳上,鲜艳的颜色明显和这个家有些不搭调,小女孩看着像五六岁,实际不到三岁,身上的粉色裙子已经将小肚皮都勒出来了,我猜想是因为没有营养尽吃些路边小零食,才催得这么胖吧。

    老郑可宠他的小孙女了,这个瘦弱的老人从小孙女午睡醒来,就一直抱着,哄着,疼着。

    小女孩熟睡的口里也一直唤着“爷爷,爷爷,爷爷....

    这是一件离婚案,案情很简单,可可的母亲陈巧要求和小郑离婚,可可由母亲抚养,不要求小郑给付抚养费。

    离婚,在现在这个社会真的太普遍了,更别说嫁在农村的女人想出门去看看,通常都是一看就不再回来,可可的母亲就是这样的,她从可可一出生就外出了,如今想要回来要回她的女儿,想和这个家彻底解散,她了解到她的丈夫现在患有间接性精神病,这下,她的胜算大了。

    陈巧来立案的时候,她告诉法官,她嫁给丈夫小郑的时候,小郑因为患有精神病一直会打她,所以她才选择离家的,法官听后,并没有在心里下定义,他告知陈巧等通知,接着,我们开始联系小郑了。

    我们通知小郑的时候,他已经在家了,医院说他这段时间没有犯病,可以回家疗养。

    见到小郑的时候,他有些紧张,一直在捏手指,但我最有印象的是小郑的父亲,郑国彬,他一头的白发,身着一身军绿色衣服,手里拿着一个塑料口袋,有些驼背,他拉着儿子,不断的舒缓他的情绪。

    法官小心翼翼的告知他陈巧到法院提出离婚的消息,他有些焦躁,不停的说“我现在不太舒服,但我知道一定会有这一天”。

    老郑说“孙女不可能拿给她的母亲带,我舍不得,可可是我一手养大的,她不能这样说带走就带走。”老郑的话里带着哭腔,听得人心里好难受。

    告知完他们父子后,法官说“这件案子可不是那么好处理啊!我们得去了解一下”。

    这样,我们踏上了这段特殊案件的路程,我们来到郑家附近,从邻里开始了解情况。

    陈巧离家的时间、小郑真正患病的时间、患病的表现、小孩一直随谁生活的、还有陈巧还没嫁过来时小郑原来的样子。

    向几家了解了情况,也向社长了解了情况,大概从了解的情况来看可得到以下结论:

    小郑原来是很活泼的一个小伙子,也没有得这样的病,他从事摩托车修理,家里虽不富裕,但因为勤快,一家三口过得都很开心,小郑到了结婚的年纪,经人介绍认识了陈巧,疏于了解草草结婚,婚姻暴露了两人的缺点,陈巧性格暴躁,常常对丈夫吼叫,因对金钱有了欲望,对现状生活不满,生下可可后便离家外出打工一去不返,小郑心里承受力弱,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从此就变了样子,脑海会产生幻觉,对人心生恨意,便不再工作从此躲入家中。

    这个情况使我们有些唏嘘,从小郑来看,这的确是个悲剧,人心里的房子坍塌了,想要再次筑建它是个天大的困难。从老郑来看,家里的希望好像就只剩下可可了,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女,你要抢走她,这不是割肉一样疼吗?从孙女来看,爸爸是个精神病患者,爷爷奶奶年纪一大把,等到支撑不了这个家庭的时候,可可不又是一个孤儿了吗?从陈巧来看,当初忍心抛弃的女儿,真的交到她手里,放心吗?

    这些可是让人心痛的难题啊,可可见到我,也许我和她的妈妈年纪相仿,也许没有走出这大山看到过年轻的阿姨,竟然主动的要求我抱她,我有些触动,但赶紧放下手里的公文包,从老郑手里接过她,真沉,她靠在我肩上,一动也不动,我有些抱不动了,正想放她下来,她却睡着了.......

    “同志,给我吧,这个小家伙很沉的”。

    “没事儿,我还可以抱着的”。

    我想,她在想象妈妈的怀抱吧!

    我和法官坐上回程的车,我们都有些感触,我的手还有些酸疼,但一想到可可的未来,真是令人担心啊。

   “家庭,是大问题,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过到老就是上天的眷顾,结婚,如果可以考试,以及格为准则,就好了,生活则是生而为人,要去承担,要去接受,要去维护,要去学习,我们要有梦想,要有希望,但不能贪婪欲望,陈巧就是年轻了,看着远方,却忘记了自己”。

    这件案子还没有结束,我们的困难都还在路上,老郑的希望也许破灭,可可的归途也许还是回归到母亲,小郑也许还要继续接受治疗,我们也许要继续看人生百态。

    但我依旧希望,每一个孩子拥有父母,每一个家庭拥有平凡的幸福,我也知道,这样的希望也许只是一种奢望。


本文来源:大关县人民法院 作者:郭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