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长安网-昭通大关频道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天地

守护内心的小桥流水人家

时间:2019/8/15 15:13:42|点击数: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这是一种清新幽静的境界,让人感到优雅闲致,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了秋天宁静小山村的和谐图景,显示出了令人向往的和谐与美丽。

  我曾经工作的地方也是一座有着小桥流水的偏远小镇,在这个小镇里,我沐浴过清晨的温暖阳光、陶醉过傍晚的云霞、追逐过夜晚的繁星。在这个小镇里,我度过了人生最有意义的三年时光,在它的怀抱里成长,懂得了珍惜和感恩,更懂得了一个法院人如何深层次剖析出“公平正义”的真实含义。

  那是2016年的秋季,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来到大关县人民法院木杆人民法庭,告别了父母的温暖怀抱,没有了亲人朋友的陪伴,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小镇,心里总有些许的凄凉之感,心灵处不觉回响起马致远的小曲《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想起故乡的小桥和流水,眼前的木杆镇就显得更不顺眼了。但作为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始终都有着一股迎难而上的韧劲儿,潜意识里便不断发出了提醒“赶紧适应这里,并喜欢上这里”。就这样,我怀着一颗较劲的心在金黄的秋色里开始融入木杆镇的胸怀。

  在木杆法庭安顿下后,接踵而至的是形形色色的案件当事人,整天纠缠于大小各异的民事纠纷中,刚开始的时候,总是给当事人一字不漏地背诵法律规定,讲自己认为的大道理,渐渐的,我发现基层法庭面对的当事人有大部分是知识水平较低的贫苦人民,他们很难理解书上晦涩的法律条文,更何谈看似真理的“大道理”。看着法庭老同志接待当事人时的从容与耐心,感受到当事人经老同志劝说后舒缓的情绪,我渐渐的从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说理者转变为一个耐心聆听的倾听者,晦涩难懂的法律用语渐渐的转变成了接地气、亲群众的劝导语,看着原本争吵着来法庭的双方当事人,在自己认真聆听、耐心劝导下握手言和,只觉内心的喜悦和满足之感比自己第一次领到工资时还要强烈。之后,自己渐渐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是木杆小镇的人,来法庭解决纠纷的当事人仿佛就是自己的“亲人”,慢慢的,便不像刚来时那样心累了,看着当事人的矛盾纠纷得到化解后愉悦的表情,听着他们离开法庭时朴实的感谢话语,自己一天的疲劳便烟消云散。

  每天下班之后,我总喜欢沿着公路走走,走出木杆街头不远处便有一帘瀑布,站在瀑布之下的小桥之上,任清风将瀑布的水滴吹拂在自己的脸颊上,感受着水滴中夹带的泥土的芳香,似乎这座小镇就是我守护的家乡。这时偶遇三两个行人经过,面带亲切的笑容向我问好,我才想起是前几天来过法庭的当事人,看着他们沿着那曾经让我头疼的送达山路走去,看着远处静静等候着他们的温馨小木屋,我不禁又想起了那句曲词:“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这是这次的心境已经跟过去大不相同,只觉得这样的景色令人陶醉,这样的小镇充满着和谐。

  我曾经为怀念故乡的小桥流水而流下别离的泪水,但此时却为我曾经讨厌的异地小桥流水而沉醉,是自己无法改变身处的环境而强迫自己改变了自己的心境吗?不是的,是法治的种子正在我的心里发芽,是公平正义的召唤引领我去努力维护这个小镇的和谐,是这个小镇的宁静抚平了我内心的躁动,是我的心灵深处想要去守护这个小镇小桥流水人家般的美丽和谐。虽然现在我离开了那个小镇,但我心里仍然时刻响起那里的潺潺水声,或许我始终不曾离去,而是在法治的道路上更加努力的去守护千千万万个和谐的“小桥流水人家”。

                                                                            

                                                                                      --大关法院 陈洪

 

本文来源:大关县法院 作者:陈洪